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宦海风流》最新章节。

“有什么事么?”这一年来,大多数时间她都在这里休息。若无必要,竹染不会来打扰她,她也懒得管他在外面翻云覆雨。

“云宫已全部造好,请神尊移驾。”

竹染看着眼前陌生而遥远的花千骨,从外貌到内心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不是他过去所熟悉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孩子,性子也变得漠然和乖僻,可是处处都完美得仿佛一个神迹。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瑶池中眼睁睁看着她为了白子画被连刺三剑的时候,她被压在长留海底十六年的时候,十六年后她以妖神之姿静静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那时的眼神是比在瑶池被白子画所伤更凄然的绝望死寂。只喃喃的说了三个字——救糖宝。

哪怕如今成了妖神的花千骨,却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想尽了一切办法只为了达成一个目的——救糖宝。

就算东方和小月死了还能再入轮回,朔风死还留下了女娲石。可是糖宝却是真的彻底消失,什么也没留下。就算是身为妖神,她也没能力让一只连魂魄都没有的灵虫起死回生。

一切都超出竹染预料,却又以他期待的方式进行着。那时的他面露微笑,口里轻轻吐出四个字——三千妖杀。花千骨紫色的眼眸里,总算有了一丝光亮。

“你是在骗我么?”那时她静静看着竹染。捏死他是如此的容易,如今她仅凭意念都可以办到,可是为什么救一个人却那么难?

竹染只是笑,眼神深不可澈:“虽时有隐瞒,却从未骗过神尊。”

于是花千骨点头,两人达成契约。或许此时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希望,或者支撑她活下去的理由,哪怕是个谎言。

所有逆天的代价都需要用血去换。和出蛮荒一样,糖比已修成人形,用禁术或许可以救得回。只是灵虫太过纯净,此次做祭品的三千人,必须有法力的同时还是童男童女。

花千骨没有片刻的犹豫,如今这世上,除了糖宝,她什么也不在乎。

只是三千修行者已难寻,何况童男童女,只能捉了娃娃来从小逼着练。几年,几十年,几百年,没关系,她可以等。

于是终于竹染得到了他想要的,有了光明正大打着妖神旗帜统一六界的理由。

当初蛮荒众人纷纷归至麾下,杀阡陌昏迷后,妖魔二界也俯首听命。有了如此强大力量的竹染,根本不需要花千骨再帮忙插手。凭他的谋略,扫荡六界是迟早的事,而且享受着报复和野心得逞的过程他乐在其中。

花千骨不介意被利用,只要糖宝能够得救,她做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

“神尊,这儿天冷,什么都没有,还是随我回宫吧。”

“这儿睡着安静。”

竹染笑:“我保证回去比这还安静。属下有份大礼要送给你。”

花千骨不习惯他故作谦卑的态度:“你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不用浪费心思来讨好我。”

看着竹染的脸上贪婪池水留下

的疤突然觉得有些刺眼:“你想恢复本来面目么?我帮你把疤去掉?”如今这对她而言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没想到竹染竟退了一步:“谢谢神尊,这样已经挺好了。”

花千骨不置可否,径直向外走去。竹染始终没有抬头看她,只瞧见地上每一处她踏过的冰面上都生出一朵花来。

御风而飞,花千骨速度太快,竹染循着空中蜿蜒的花迹追了上去。人间再不复过去的祥和,天灾人祸,战争瘟疫,到处荒凉一片,千里不留行,不然就是路边如山般堆积的尸体。

花千骨对下面完全视而不见,很快便到了南海的云宫之上。连绵翻腾的云海中,大大小小竟漂浮了数千座宫殿,阳光照耀下,何等巍峨壮观。而一年以前,只不过漂着当初的那个小岛罢了。

周围妖魔守卫和仙婢都非常多,见她来了都纷纷下跪参拜。

“神尊请随我来。”竹染也到了,把她领上最高的一朵云。花千骨眉头微皱,若是不知道,还以为他把绝情殿整个移来了。

“神尊可还喜欢?”

“不喜欢。”花千骨挥挥衣袖,眼前已是另一种模样,“我说过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了,你要的我都会给你。”

竹染挑眉,笑而不语。

突然周围涌起巨大杀气,竹染仓促转身,剑气划破他的衣角。竟是斗阑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

“你居然派人去追杀蓝雨澜风?”

竹染有些错愕,转头看着花千骨。

花千骨淡然道:“是我派的。”

斗阑干浑身一震,这一年来他看着花千骨的变化已是心痛自责不已,可是不管说什么一个已经没有心的人如何听得进去,他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她和竹染想报仇也好想一统六界也好,他不管也不在乎,可是为什么最后连蓝雨澜风也不放过?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丫头你……”

“不要叫我丫头。”花千骨冷冷转过身去。

斗阑干怒气冲冲的离开,从蛮荒回来后的这些年,蓝雨澜风就归隐一样再没出现过,他也再没见过她。就算过去蓝雨澜风是有错,他相信她也一定醒悟了,为什么要在这时候突然要杀她。他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去想,必须要在其他人之前先找到她保护她。

竹染看着斗阑干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见,不由轻轻摇头。

“我不明白,你何苦把身边最后一个人都逼走。”

花千骨不语。

竹染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转瞬又换作谄媚的笑容:“有几样东西献给神尊。”

翻转掌心,十六件神器顿时出现在半空中。花千骨微微愣了愣,慢慢上前,抓过女娲石紧紧握在手中。

“怎么会在你这里,你把他抓来了?”

“我可不敢用强,他自愿的。”

花千骨点头示意知道了,依旧无动于衷的往宫殿内寝室去了。

她又困了。

隐隐约约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是她?是她来了么?

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阖动一下干裂的嘴唇,缓缓抬头,只看见一袭青衣便又慢慢闭了眼睛。

“尊上,这些天可还好?”

竹染声调中毫不掩饰着快意,仰视着面前被高高吊起绑在殿中金柱上的白子画。

见白子画并不搭理他,也一点不觉得无趣的缓缓绕着柱子一边转一边说。

“我知道你很失望,可是我话已经带到了,是神尊自己不想见你,可不管我的事。”

白子画手指微微动了动。

她不肯见他,她还是不肯见他,不论受自己多少伤害都不曾有过一丝怨言的她,终归还是因为间接害死了糖宝而埋怨他……

一年前她把宫铃的碎片扔在他的面前。她说,从今往后,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

第一时间更新《宦海风流》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万维古狱

方山方成

娘子怕怕

林中小哥

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

雨怜生

捡到熊猫之后

一斤糊涂

我可能真的要无敌了

青山村外

茉莉花发朋友圈的好句

夏尴尬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