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北大高材生包丽》最新章节。

苏倾烟把灯给了拉善之后,转头就看向了村长,目光很明确,她想确认拉善的身份。

村长知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苏倾烟了,于是在苏倾烟结了一个结界之后,村长慢慢的坐到了地上,语气沧桑无比:“这个村落本来就是一些流浪汉住的,以前还没

有村落这个名称,这里的人就像贪欲的野兽一般,渴望金钱,渴望美貌,渴望所有人世间好的东西,渴望着永生。这里生活在一片污浊之地,这里的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个面具,人前人后都不同。

“一次意外,让这里的人听说喝了恶魔的血能得到永生,吃了恶魔的肉能美化肌肤不改容貌,恶魔的骨头能卖得一个非常夸张的大价钱。于是,那群贪污的人类便开始四处搜寻着他们口中所谓的恶魔。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恶魔是什么样的,所以每当人们看到长得稍微恐怖的,脸上身上有伤痕有疤的,都会大喊着抓恶魔然后纷纷朝着那些人冲来。

“而真正的恶魔却是被拉善的父亲捡到了,拉善的父亲并不知道那个人是恶魔,因为她长得很清澈,很纯净,很美丽……拉善的母亲就是一个恶魔。”村长说道这里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怜惜的看着远处坐在地上抱着灯的拉善,盖在阿拉姆身上的隐形布已经被苏倾烟给掀开了,所以现在拉善就抱着那盏闪着微弱光芒和微弱的橙色火焰的灯,坐在阿拉姆的前面,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苏倾烟在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很诧异,因为她刚刚能感受到,拉善魔化的情绪和阿拉姆魔化的情绪完全不一样,而且拉善在魔化的时候,身体和容貌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多了一些恶魔的特征。

“拉善的父亲捡到了拉善的母亲,但是因为拉善的母亲长得好看,所以拉善的父亲用了东西遮住了她的容颜,在他刚刚带回来的时候,没人知道这个女子是一个恶魔,也没人知道她真正的容貌。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拉善的母亲成功的怀上了拉善,可是却在拉善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变化,这个村落的诅咒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下起的……

“在拉善生下来的时候,跟别的孩子很不一样,因为她的眸子是绿色的,头上长了两个角,手和脚都是呈爪子形状的,这让拉善的父亲大为震惊,可是却并没有赶走拉善的母亲,而是更加的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

“可是这件事情没过多久就被人知道了,一群人都恶狠狠的开始砸门,最后杀掉了拉善的父亲,抢走了拉善,用拉善来当做诱饵引诱拉善的母亲过来。

“拉善的母亲虽然说是一个恶魔,可是她本性并不恶,却被那群人活生生的逼成了一个狠毒的恶魔。在拉善的父亲被杀死的时候,拉善母亲的体内的恶魔性质终于爆发,最后屠杀了那群人,为了救拉善,她牺牲了自己,将自己的所有生命都转移给了拉善,最后在这个村子里下了恶魔的诅咒……”

苏倾烟皱着眉头听着,她看着村子苍老的容貌,随后很肯定的说道:“拉善现在的年龄是几百多岁。”

村长缓缓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几百多岁的人,本来应该已经灭绝了的,可是因为最后又发生了一些变故,所以这里缓缓的就形成了一个小村落,除了村长,没人知道这海道的上方就是恶魔所在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能够通向外面世界的地方,可是他们并出不去,因为这里被诅咒永远的都留在这里,这个是一个改变不了的命运。

但是村长却是很满足现在的情况了,现在这个村落里的人都是如此的朴素至极,没有任何的欲求和贪婪,这可能已经是这个村落最好的归宿了。

苏倾烟了解了拉善的身世还有这个村落,随后起身,撤掉结界走到了拉善的前面,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在拉善转过头的时候,问她:“你喜欢阿拉姆吗?”

拉善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愣神,然后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道:“喜欢!”

“愿意为了他放弃所有?”

“愿意!”

拉善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紧紧的抱着自己怀里的灯,却没发现那灯在慢慢的变得越来越亮。

苏倾烟的嘴边缓缓的勾起了一抹微笑,用灵识感应着阿拉姆现在的情绪,揉了揉拉善的头,说道:“给我一滴血,滴在这上面。”

拉善的看着眼前的苏倾烟,心里好似生起了一抹不明的情绪,可是自己却并不讨厌,随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在了那盏灯上。

苏倾烟的手中泛着光元素,把阿拉姆的那盏灯从拉善的怀里给接了过来,只见阿拉姆的那盏灯在苏倾烟光元素的照耀下越来越旺,最后,那顶端的火焰也在缓缓的亮起,阿拉姆的模样在逐渐的变化着,从一个恶魔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人类。

而拉善的那滴血也逐渐的融入了里面,只是此时此刻的拉善却并不怎么好看,她的脸色在逐渐的变白,皮肤也在逐渐的变白,头发一下子就变成了苍老的白色,嘴唇干裂,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一下子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婆。

“拉善,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苏倾烟淡淡的说着,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仿佛要将目光照到拉善的最深处。

当然这也关系到阿拉姆,如若现在拉善有一丝后悔或者不愿意的情感,哪怕只是一闪而过,那么阿拉姆都会随时灭亡。

拉善看着自己正在慢慢变得苍老的身体,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苍老沙哑的声音响起:“我不后悔。”

苏倾烟最后看了一眼拉善,又瞥了一眼身后已经目光涣散的村长,叹了口气,然后开始了自己手中的活。

苏倾烟在慢慢的将那盏灯给点亮到一定的程度,还有那簇橙色的火焰也在苏倾烟的灵力操控下,变得熠熠生辉,而拉善此时此刻也开始慢慢的消散,犹如叠在一起的萤火虫一般,慢慢的朝着空中飞去。

阿拉姆在拉善最后消失的那一刻醒来了,他并没有看到拉善的最后一眼,而当他醒来之时,只看到了村长坐在他的身旁,没了任何人的身影,他好似仿佛做了一个非常非常长的梦。

苏倾烟在做完最后的事情就已经躲在了远处,站在远处一颗高高的树端上,看着下面眼前的一切,忽然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脑子里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幅壁画上面的那些字母,随后她摇了摇头,戴上了真皮面具,换了一身装扮,打扮得像个男孩子一般,朝着村长那边飞去。

她还有没有做完的事情,拉善消失了这个是事实,可是她却有可以让拉善重生的能力。

只不过这个是时间问题,还需要一些村长和阿拉姆的帮助。

村长在看到苏倾烟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疑惑的目光,最后看着苏倾烟那双熟悉的眼睛,便明白了,于是起身,拉起了阿拉姆,声音苍老沙哑:“回村吧。”

“好……说起来我也有些饿了呢,不知道拉善还会不会做着饭等您回去呢,村长爷爷,我可以去蹭蹭吗,哈哈。”阿拉姆好像是没什么事的人一般,像平常一样开朗乐观的说话着,只是他不知道,拉善已经消失了。

阿拉姆不是没有印象,只是他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一个恐怖而又漫长的梦。

村长没有说话,苏倾烟也没有说话,阿拉姆好像是才发现苏倾烟,然后问道:“你也是我们村落的人吗?怎么我以前没见过你哩?”

“我最近才捡到的他,看他手脚灵活就让他当我的打手了。”村长缓缓的说道,很明显他不知道苏倾烟可以自己变声的能力,可是这样也好,她的口音和这边的不一样,就算模仿得再像,区别还是有的。

阿拉姆听到村长的话,然后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再说话,因为村长说话的语调和平常的语调非常不同,这个阿拉姆是非常可以肯定的,因为他以前跟拉善打交道多了,所以也经常跟村长来往,然后也就比较了解村长的语气和那些情绪了。

一路上都静悄悄的,阿拉姆好多次的话题都被村长那些不善的语气给打断了,最后他也很识趣的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到了村长家的时候,他并没有再看到拉善的身影,也并没有闻到香香的米饭味,更加没有听到拉善那清脆动人的声音。

“村长爷爷……拉善……呢?”阿拉姆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脑子里闪过的东西,然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着村长,可是那颤抖的语气已经暴露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拉善怎么样你不是最清楚吗!!”村长最后终于抬起了头,大喝了他一声,眼底里满满的都是苍老和伤心,眼眶湿润润的,很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苏倾烟在复活阿拉姆的时候,很适当的抽取了一些记忆,所以阿拉姆并不记得有自己这号人物,他的记忆是从变化成恶魔的时候开始的。

第一时间更新《北大高材生包丽》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个人灵异事件录

枫渡清江

我是NBA守门员

东城夜

诸葛大力壁纸图片大全墙纸

田岩密雨

我的哑巴老公

浩天一鸣

完美适配

香璇

超级拍卖行

清风飞翼为曼舞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