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无聊的人生名言》最新章节。

孤独很远,虽使人同情,但却可怕,难以忍受,孤独给人底蕴,远离尘嚣,激人向往,却让向往和正在承受孤独的暗暗心伤,茫然不知归途。

云山之下的少年孩童,远离凡尘,身不知人世的险恶,整日嬉笑唤朋,沉迷山水,纵情嬉闹,如果不是那天祠堂中遇到了钟寅初,如果不是雷雨下白蛇怒斥苍天“妖何罪”的一番愤言,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娶妻生子了吧?

终老山林的宿命被踏剑而来的邋遢老道改变了,他到如今也不知道,这种改变到底是好是坏,得到些什么,总是会用失去的那部分去弥补,只有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或许会甘愿做一只平凡的井底之蛙。

有些东西明白了,未必就比不明白的时候幸福。

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在登上峨嵋山天池峰的那一天便拐了个大弯,山中方一日,人间已是百年,沉睡了七年的他一觉醒来,沧海已是桑田,相依为命的爷爷驾鹤西游,从小为邻的伙伴只影不再。

岁月更迭,回望睡梦中匆匆逝去的七年,他恍然醒悟,相对那一呼一吸间已是沧海桑田的浩瀚宇宙,这滚滚红尘中,人生的短暂。

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再也与逐野生趣,儿孙绕膝的生活无缘,他开始追求一个永无尽头的天道,一个茫茫的未知。

天池峰上学艺六年,终于被缺银少酒的师傅派下山历练,想自己当年少年心性,拂风翻江,剑挑拦路白龟,收三兽,诛僵尸,黑风洞斩妖除魔,下探幽冥紫府,偶然于大殿之中得窥改变了自己命运的《炼妖密录》,之后救太子,结交三殿阎王,终于神功初成,一时风头无两。

如果不是这其中遇到了花灵儿,他说不定就会沿着这个轨迹一直的走下去,就像当初的叶孤,花露侵诗,槐薰入扇,少年英雄,降魔卫道,游戏人间,那又是何等的自由洒脱?

想到这里,正在屋内半空中飘浮着的他,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无常,一个九华山,一个自己本不够资格去助拳的地方,因为魔界大军的突然入侵,凌霄阁伤亡殆尽,不得不八方求援,连自己这样的半吊子道士都得到了消息,可见山上面临情况的危急,后果之惨。

还发生了什么呢?他恍惚中记起了广渡那诡异的眼神,噢,对了,还有叶孤跟幽霜,这两个把自己坑到魔界的狗男女,自己美好的前程就被这两人顷刻间颠覆了……

这一个坑掉下去,又是十三年。

魔界中逛荡的他,终于见识了残酷冷血的一面,终于懂得了一切为了利益的行动准则,四处碰壁的他却在地矿黑牢中,接触到了另一个邪异的力量,从此身兼道、邪、魔三家功法,心境跟看待事物的想法,也随之频繁转换,屡次涉险,差点走火入魔。(.la好看的

龙血的帝王平衡之术使自己险些死在斯影的手上,不明白为何孩子把玩偶当朋友,可当孩子长大,却把朋友当玩偶。

当知道了入侵九华山的那些人不过是魔界的老弱残兵,他开始害怕,开始恐惧,害怕某一天魔界的人会杀入人间,恐惧那个可怕的结果。

所以,他不顾满身风露,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了黑巢,之后立即驾“破浪”横渡魔海,回归人间,为的就是破坏关于人间命运的九鼎,为了阻止魔界的入侵。

三年来,自己修成天剑十八诀,下幽冥,探秦陵,登昆仑,远赴西域,和血族古莱结盟杀入大马士革,焚教堂,毁古城,夺圣器,散播瘟疫,狙杀教廷援兵……整个欧罗巴因他的到来,古莱的血腥,上百座城镇为之一空,死亡逾千万之众,立时蒙上了一层灰影。

可在这时,差点让他万劫不复的事情出现了,不是来源于敌人,而是来源于自身。

为了救古莱,两人等于是交换了彼此的鲜血,自己的血果然味道好,有疗效,咬了自己的古莱立刻就好了起来,不但重整旗鼓的收拢族内倾向于他的少壮势力,而且孤注一掷的再次吹响了进攻梵蒂冈的号角。

古莱不屑找那些长老秋后算账,按照他的话来说,只要这一仗胜利了,他就是家族的新族长,其余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

古莱没有说大话,吸取了“他”的血液后,这个本来见不得光,只能在黑夜里活动的吸血鬼,涅磐重生般的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力量,连血皇该隐都不具备的能力,能力数十倍的增长,可以白昼现身。

古莱突破“夜蝠”的境界后,直接就绕过了亲王沉睡不死的“蝠王”层次,直接晋级血族最高的能力“血皇”,从此以后,他将是新的蝠王,新的血皇。

血族少壮派为主导的这场复仇之战,从进攻梵蒂冈的一刻起,前后整整打了近三年,三个教皇中的两个被杀,只有阿维尼翁眼看撑不住,立即果断的领着教廷的残兵败将,当夜便逃出梵蒂冈,以求积蓄力量,重新翻盘。

次日夜里便跟随古莱等战胜军进入梵蒂冈的“他”,并没有找到神鼎,失望至极,当夜便不顾古莱的苦苦挽留,告辞离去,刚从圣彼得教堂内搜出圣器碎片的古莱,一股脑的将所有碎片交给他。

古莱当时真诚的告诉他:战争尚未结束,等结束后他会亲自到东方,从他手中取回这些碎片,既然没有帮助他找到神鼎,如今这些东西就当成是抵押,意思就是这个情先欠着,等古莱也能帮到他后,再归还。

他没有推辞,当时便毫不在意的把这些圣器碎片,扔到了乾坤袋内,继续踏上了寻找神鼎的漫漫征途。

两年多的时间内,仍在欧洲大陆的古莱,领大军四处围剿教廷的剩余势力,最后因族内的事情,放弃了赶尽杀绝的打算,缓过气来的教皇重新进驻梵蒂冈,可这时候的教廷,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两年多的时间内,无数被召回的传教士们死伤惨重,派驻欧洲各大小公国的圣骑士们,也都被抽调一空,控制思想的纽带,那些神职人员没了,武力威慑的宝刀,圣骑士跟护教骑士们拼光了,欧洲大陆上百多个大小公国开始摆脱教廷的束缚,蠢蠢欲动。

伴随着教廷的衰败,合纵连横在欧洲大陆上悄悄开始了,教廷名义下的十字军东征,将从此不可能发生,一个崭新的时代,随着“他”这个东方修道士跟古莱的一通血腥洗礼,终于到来。

欧洲变天了……

两年多来,他曾经登上了极北的冰封大陆,入眼一片银白,头顶是变幻莫测的七彩光华……他曾经入海南下,登上了一块西南边的陆地,无数黑皮肤的土著,就在这块大陆上繁衍生息……

他曾经横穿了那个被自己视为西海的汪洋,浩瀚的大海仿若无边无际,只有中途几个零星的小岛,能供他稍微歇息……

可仍未看到陆地,他再一次的昏迷了。

自从体内含有了古莱的血液,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昏迷了,嗜血的渴望,毁灭的欲望,无时无刻不在抓心般的折磨着他,一次比一次严重,开始只要强忍一下就能忍过去,到了后来就只能封住自己的感官。

这次不同往日,汹涌的杀意决堤般冲向心头,极度的嗜血渴望使他开始在汪洋之上陷入了疯癫,海平面被风狼剑劈的就像是裂开的蓝宝石,块块断碎,无数的海鲸跟游鱼惨遭横祸,尸体像是涌出的泉水般,纷纷冒着白色的气泡,翻肚上浮。

他却不敢去吸食这些鱼类的鲜血,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压制不住自己,只能强制封闭自己的九识。

他本想去寻找神鼎,想追寻那个天道至极,却忽然发现自己和天道之间,像是挨着的两条平行线,看似紧密,却有着最大的距离,就像如今飘浮在海上的他,茫然不知身在何方,要到哪里去。

到了现在,他已经不知道在海上浮了多久,漂了多远,过了多久……

想到这里,正在半空飘浮着的他,恍惚中一愣,原来自己不是做梦,更不是灵神出窍,可为什么自己的肉身会躺在这里,为什么自己能看到身下的自己呢?

“我”这又是在哪里?

在这个念头升起的同时,床上的钟道临额头眉心正中忽然闪出一片金黄色的星图,漩涡般旋转着的星图又将半空中的另一个“钟道临”给吸纳了进去……

如果从外面看,只见竹屋内出现了淡淡的紫色光晕,紧接着,整个屋子由内向外迸发出强烈的紫芒,溢出的紫色光芒将竹屋所处的地方,整个笼罩起来,如烟似雾,紫芒闪烁不停,就像是个正在发光的紫色宝石,耀眼夺目,瑰丽无比。

远处传来了阵阵海浪拍打礁石的“沙沙”声,夜已经深了,天上却没有星月,只有屋前草丛里,那些点点飞舞的萤火虫,勉强充当了星星的角色,划着一个个蒙蒙闪光的轨迹,飞来舞去,就像是无数从黑暗中窜出的精灵,欢快的诠释着夜的美丽。

床上的钟道临微微睁开了眼,刚才发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梦,真实而又虚幻,刚想撑起身子下床,耳边就听“吱呀”一声摩擦响动,抬头就见一个头戴银饰,身穿碎花蜡染服饰的少女,推门走了进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充满惊讶的望着自己。

“你是谁?”

钟道临搭脚坐在床边,皱眉的问了一声,显得很生硬。

之所以这么不客气,是因为钟道临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面前这个女人是跟自己很亲近的人,甚至有些不分彼此,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他有些迷惑,甚至有些惧怕。

少女同样有这种感觉,却不知道钟道临心中因为奇怪而生出的戒备,就那么自然的走过来,挨着钟道临坐到床边,轻轻抓着他的手,柔声道:“我叫蓝月牙,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说罢,少女偷眼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盘着的两条小青蛇,当发觉小蛇亲热的想用身子接触钟道临的手背,眼中闪出了莫名的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

钟道临自然不知道少女抓他手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小蛇会不会咬死他,等感觉到了小蛇给自己手背造成了痒感,也没有松开蓝月牙的手,因为他发现自己也是很享受这种感觉,手被人握着的感觉。

第一时间更新《无聊的人生名言》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词语搭配什么的山神庙

锦霏飞飞

请在这里等我

月间的哞哞

十年之约图片带字

一丝不G

狼牙兵王

来一刀

找个特工当女友

初春的梅花

我是圣光骑士

夕下秋叶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