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穿越古代自救攻略》最新章节。

晨宁之前就按照他所知道的一些信息,以及上一世记得的一些事情进行推敲,然后再结合从赵恩伦嘴巴里知道的消息,基本上把整件事情都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他拉着芙拉萝蒂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高塔,这个地方已经变得非常不安全了,晏‘艳’在迟迟没有得到高塔这边的事情进一步进展的消息之后,肯定会过来调查上一番,如果碰上了这个‘女’人,那晨宁百分之百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晏‘艳’不敢杀他,正如他不能直接‘弄’死赵恩伦一样,但是保不齐晏‘艳’不会对他做出跟赵恩伦一样的做法。虽然晨宁有信心挨上同样的酷刑治疗好了照样是一条好汉,但是这样的苦头谁都不愿意去吃。

芙拉萝蒂现在的心情倒是不差,启动了根源模型的自保措施之后,想要灭掉高塔已经没有可能了,哪怕从她的手里拿到钥匙,解除根源模型的自保措施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自保程式启动之后,想要关闭那必须是在三天之后才可以,三天的时间,巴特菲尔德公爵要是还不能肃清整个托沙之墙所有的黑暗势力的话,那公爵大人也就不配被称为是人类世界的三大支柱之一了,这位公爵大人可是有着战神的名头的。

这样来看的话,这次在托沙的位面事件,也差不多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城内的‘混’‘乱’已经没有之前晨宁刚刚进城的时候那么严重了。鲜血仍然遍布街道,到处都还是尸体,但是肆虐的恶魔的数量却是少了许多,差不多有一半的街区已经结束了战斗,这些恶魔已经被肃清的地方,已经有了不少的城卫军在紧张的巡逻和站岗,还有很多人在打扫和清理战斗的痕迹,贯彻着巴特菲尔德公爵‘以最快速度结束城内的‘混’‘乱’’的命令。

而剩下的一半仍然战火纷飞的地方,大部分情况也是恶魔被城卫军和骑士团压着打,被分割包围起来的恶魔们,面对已经反应过来,并且形成了战略优势的人类战士们,只能徒劳的怒吼,也许它们还能够对人类战士造成不小的损失,但是这对整体的形势已经于事无补了,早晚它们都得被消灭干净。真正的还处在绝对的‘混’‘乱’当中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而就在这不多的地方当中,巴特菲尔德手下的‘精’锐公爵卫队配合托沙之墙骑士团的骑士们已经将这些地方设定为了重点打击对象,大量的高阶骑士联合一些有名望的冒险者们展开了对恶魔艰苦卓绝的战斗。虽然暂且来看形势想要彻底的稳定下来还要一定的时间,但是看看现在托沙之墙外还没有大量的恶魔聚集支援,就知道,这场‘骚’‘乱’早晚是要平定下来的。一些作‘乱’的高阶恶魔,也被巴特菲尔德公爵本人盯上,公爵大人亲自出手之下,再怎么厉害的恶魔也得饮恨而亡。

晨宁护着芙拉萝蒂去找巴特菲尔德公爵,一路上没有碰上什么麻烦,在一个仍然有战斗爆发的街区,晨宁终于是找到了这位大公爵。实际上,要不是有芙拉萝蒂的身份摆在这里的话,想要找到公爵大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凭晨宁的身份,还是很难在街道上的那些士兵的嘴巴里得到公爵大人的确切位置的。而芙拉萝蒂则不同,她那所谓的新一代最闪耀的天才巫师的名头,在很多时候还是有点儿用的。比如说,站在公爵大人的临时军营外面可以让卫兵到里面去通报,还有一杯热茶喝,要是晨宁一个人来的话,估计多半早就让人家给轰走了。

芙拉萝蒂明媚的大眼睛在晨宁的面前一闪一闪:“怎么?你不陪我进去嘛?”

晨宁笑了笑,之前在地下室里的血腥和‘阴’郁,似乎随着城外照进来的夕阳全部散去了,只留下了一个不怎么灿烂,但是在芙拉萝蒂的眼中看来很明媚的笑容:“不了,你自己进去吧,相信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了。”

芙拉萝蒂看着晨宁,神情有些伤感,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晨宁那颗铁打的心都柔软了下来。他还是做不到提起‘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地步。走上前去,将芙拉萝蒂抱到了怀里:

“别难过了,我又不是不回来看你。”

芙拉萝蒂听了晨宁这话,非但是没有心情好转,反而开始哭泣了。这下就让晨宁有些手忙脚‘乱’了,他抹去‘女’孩脸上的眼泪,有些心疼的问道:“怎么又哭了?”

芙拉萝蒂抬起头来,那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好不怜惜:“你就不能不走吗?留下来和我一起重建高塔。”

听了这话,晨宁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说实话:“我是来自异位面的旅者,相信你应该也知道。这不是我的世界,我不能在这里长期驻留,否则我会死在这里的。”

晨宁这话一出,芙拉萝蒂果然是没有办法再让晨宁留下来了,晨宁继续说道:“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你要好好的,知道么?”

“嗯。”芙拉萝蒂乖巧的点了点头。

“进去吧,别让公爵大人久等了。”

目送着芙拉萝蒂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公爵大营,晨宁一直用微笑来送别,直到他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这忻娘的身影,晨宁才将自己的目光和微笑收了回来。

芙拉萝蒂的安全已经基本上可以得到保障了,晏‘艳’就算是有泼天大胆,也不敢来巴特菲尔德公爵的眼皮底下劫人,万一要是让这个圣骑士给抓住了,那就算是火魔‘女’,不脱了一层皮也休想跑得掉。这次托沙之行,虽然累,而且中间数次险象迭生,但是最终,事情还是完美的解决了,最开心的是,给晏‘艳’填了一个大堵,估计火魔‘女’这一段时间都要气的吃不下去饭了。

临走之前,晨宁的目光扫过了不远处一个民居废墟的‘阴’影处,‘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这表情旁人看了无所谓,但是在某些人的眼里,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嘲‘弄’。藏在暗处的晏‘艳’,几乎都要被怒火冲坏头脑,想要冲出去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了。

晨宁当然是知道晏‘艳’就在那个地方的,他刚才流‘露’出来的这个表情,也是专‘门’给晏‘艳’看的。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晏‘艳’当然要过来看看敢在自己的虎口夺食的家伙到底是何许人也。实际上,晏‘艳’所策划的整个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最大的难关就在于怎么让巴特菲尔德公爵和他手下的城卫军和骑士团无法支援高塔。而这一点被晏‘艳’完美的给解决掉了,她的恶魔召唤计划可是费了非常大的功夫,召唤出来的恶魔数量虽然称不上是一只恶魔大军,但是跟一个恶魔军队唯一的一个区别也只不过是缺少了一个真正的恶魔领主。这样的力量足够引起巴特菲尔德公爵的紧张了,她‘花’了无数的‘精’力在这件事情上面,甚至有的时候自己都不得不亲自动手,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的一切,居然在高塔那边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候出了纰漏。

原本,在晏‘艳’的计划当中,高塔那边应该是毫无难度的,只要这边拖住了巴特菲尔德,那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可是,在耗尽了几乎所有的力量、甚至在和公爵手下的‘精’锐卫队火拼当中受了

一点儿伤的她,居然迟迟没有接收到那早就应该到来的法则之力的补充。这让她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亲自跑了一趟高塔的晏‘艳’,看到斯皮林的尸体,还有倒在血泊当中只剩下一口气的赵恩伦,她在这一瞬间几乎都要被怒火烧成灰烬了!

求订阅

晏‘艳’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亲自跑了一趟高塔,看到了斯皮林的尸体,以及倒在血泊当中却生命力顽强的赵恩伦,肺都要气炸了。

以火魔‘女’的眼光,当然可以一眼就看得出来,赵恩伦没有生命之虞,但是就算是把他‘肉’体上的所有伤害都治愈了之后,他未来也是一个废人了,一个在心理上被千刀万剐的人,特别还只是一个新人,未来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前途了。这样的招式,哪怕是一个资深者都有可能扛不住,晏‘艳’看了都有些心寒,然而最让她觉得可怕的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阴’她。以她的眼光来看,手法这么纯熟,一千刀割下去都不会‘弄’死人的,这绝对是一个高手。只是她搜遍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在公会里,除了林紫彤之外,还跟谁有这么大的仇,甚至不惜动用这么残酷的刑罚来对付她手下的人。

“也不对……林紫彤不可能会这样,以她的‘性’格,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到底是谁呢?……”晏‘艳’思前想后,就是想不出一个答案。

她基本上百分百可以确定,自己的这次行动肯定时已经失败了。在她最没有想到,也是整个计划当中她投入的力量最薄弱的一个地方,被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敌人,一举击溃。只是晏‘艳’还不甘心,她想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要这么跟她过不去。至于去那里找这个捣‘乱’的家伙,晏‘艳’心里也是有数的。对高塔的攻势虽然犀利,但是缺乏高端战力这一点,是晏‘艳’这个计划当中唯一的一个弱点,这也没办法,她哪儿来那么多高端战力可以派出去?而可以抓住这个计划当中的缺陷,完成致命一击的,显然也肯定会知道,在救出芙拉萝蒂之后,想要彻底的让晏‘艳’没戏唱,那就只有把芙拉萝蒂送到巴特菲尔德公爵的身边,否则的话,无论藏在哪里,只要被她找到,那她完全可以把钥匙夺走,这次毁不掉高塔,还有下次的机会。

所以,想要去看看那个破坏了自己的计划的人,只要在巴特菲尔德公爵现在所在的位置去就能看得见。而到了巴特菲尔的公决的营帐之外,晏‘艳’却看到了一个让她嗔目结舌的人——

“晨宁?!”晏‘艳’是记得这个名字的,她还记得当初这个林紫彤的‘姘头’还是她亲眼看着被林紫彤带上了位面穿梭者这一条道路。在她的印象当中,晨宁不过是刚刚成为一个位面穿梭者三四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晏‘艳’确实承认,她这次在托沙之墙的这次计划当中,进攻高塔的力量实在是缺乏高端战力,所以如果碰上实力强悍的人,完全可以一举突破她在高塔的布置,将芙拉萝蒂给救出去。但是,这也是有前提的,起码救人的人,实力不能太差!按照晏‘艳’的估计,想要完成救人的行动,那最少是需要一个资深者级别的位面穿梭者才能够完成,否则,不提那大批量的恶魔,光一个斯皮林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但是晨宁是谁?跟她手下的赵恩伦是同一批进入公会的,在晏‘艳’的印象里,这家伙应该还只是一个菜鸟罢了,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这么一说的话,莫非晨宁已经有了资深者的水平?

这个想法让晏‘艳’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她和林紫彤两个人都可谓是公会白银一代最天才的两个人了,但是她们两个双双晋级资深者的时候,也‘花’费了半年的时间。足足六个月,而晨宁如果现在就拥有了资深者的水平,那意味着什么?这小子比她和林紫彤还要天才?

一股妒忌的火焰从心中升腾而起:“林紫彤那个婊子为什么每次运气都这么好?新人的时期就这样,后来也是这样,每次都比我要快一步,现在连找个新人都运气这么好!”晏‘艳’将一切归结于运气,可是她怎么就不去想想,要是所有的事情上林紫彤都比她先走一步的话,怎么可能是用运气两个字就能够解释的?

这个道理晏‘艳’是不会去想的,哪怕有别人告诉她,她也听不进去。看看晨宁,她又想起了被她救起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的赵恩伦。她还记得赵恩伦在被她救起来之后那一副全身发抖、唯唯诺诺充满了恐惧的模样,跟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男人比起来,怎么就觉得差了那么远?当初她拉赵恩伦进入耀光公会还觉得是捡到宝了,虽然赵恩伦的天赋跟她和林紫彤没法比,估计要成为一名资深者那起码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但是这个成绩已经比公会的平均水平高上很大一截,可跟晨宁比比,那简直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原本晏‘艳’还打算回去找到一些治疗心理疾病的大师,看看能不能有办法让赵恩伦恢复正常。虽然她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估计成功的可能‘性’很渺茫,但是总要试一试的,少了这么一个有潜力的手下,那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在赵恩伦的身上,她也投入了不少的心思。就算是最后仍然不能够成功,起码能有一个缓解的作用,哪怕赵恩伦再也接触不了刀光血影,无法继续位面探险,至少能够让他在现实世界里正常生活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也算是晏‘艳’对于他最后的一点照顾了。

但是现在,这种想法在晏‘艳’的心里完全被打消掉了。看到这么优秀的晨宁,她甚至对于赵恩伦有一些怨恨,怨恨老天为什么给自己这么一个夯货,而给林紫彤一个天纵奇才。她恨不得一脚把赵恩伦给踹回去,更别提回去给他找心理治疗大师了。

她可以感觉得到晨宁的目光向着她这里转过来。对于晨宁可以发现她,晏‘艳’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奇,实际上她压根儿就没打算隐藏踪迹,她就是要面对面的跟这个家伙见上一面,好让这个新人知道,他到底惹上了什么人。

预想当中晨宁的惊慌失措,晏‘艳’并没有看到,反而是看见了他脸上那一副似笑非笑,充满了嘲‘弄’的表情。瞬间,晏‘艳’感觉到自己的怒火已经快要爆棚了!

今日万字也达成了,恳求各位支持!

看着晨宁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启动了穿越钥匙的回归功能,晏‘艳’真是恨不得直接出招干掉这个家伙。这个晨宁也实在太气人了!

晏‘艳’怒火中烧,几乎就要直接出手了。但是关键的时刻,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错,晨宁这在她的攻击范围之内直接开启穿越钥匙的回归功能,这毫无疑问就是摆明了在她面前说:“我就看不起你,就是当面打你的脸,有种你动手打我呀?”这晨宁心里的想法,晏‘艳’一猜就准。这是标准的一副趾高气昂,当面嘲笑的动作。但是晏‘艳’仍然不敢直接动手。

她要是在这里动手,除非能够做到一击必杀,并且立马千里远遁,否则就在一墙之隔的巴特菲尔德公爵感觉到外面的动静之后跑了出来,那晏‘艳’可不就是她想走就能走得了的了。跟这个老公爵,火魔‘女’在前几个小时里打过了好几次‘交’道,每次虽然都没有真正的碰上面,但是哪怕就隔着很远的距离,她都可以感觉得到公爵身上那强悍的气势,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她还真没有把握,万一漏了半点儿马脚给公爵大人的话,她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

除非她能够做到一击必杀,趁着巴特菲尔德公爵察觉到之前就得手然后快速逃离现场。但是她要是真想这么做,却又有一个问题:她没有把握。

现在晏‘艳’可一点儿也不敢把晨宁当成一个新手来对待了,按照之前晨宁表现出来的战绩,虽然看样子这个家伙还没有完成第一次法则化,连资深者级别都没有到达,但是他干出来的那些事情,哪怕真扔个资深者过来恐怕也干不了。按照晏‘艳’的估计,他的实力绝对比一些新晋资深者还要强,甚至一些水平一般的资深者也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仓促一击,想要击杀晨宁,这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如果晏‘艳’在暗处开始蓄积力量,直接全力以赴,那她确实有信心可以一举干掉晨宁,但是晨宁又不傻,暗处的晏‘艳’都已经开始在蓄积力量了,他还能在原地呆着不动?要是晏‘艳’明目张胆的在憋大招准备杀他,他要是还发觉不到异常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死了也活该。

晏‘艳’就在这种动手的话,基本上不可能取得战果,不动手心里又被晨宁气的够呛,感觉非常难堪的两难情绪之间摇摆,直到晨宁都已经完成了回归,最终都没有做出决定。

已经完成了回归的晨宁,可不知道当他的身影就那么明目张胆的消失在晏‘艳’的面前之后,那大名鼎鼎的火魔‘女’气的直接跑到了托沙之墙某个离巴特菲尔德公爵远远的地方狠狠的将一整片城区都给毁掉作为发泄,他还在遗憾,为什么没勾引这个‘女’人直接动手呢?

他既然敢这么做,那当然是有把握不会出大事儿的,基本跟晏‘艳’猜测的一样,晨宁很确信,只要晏‘艳’敢动手,她最起码要脱掉一层皮,虽然到时候估计晨宁自己也少不了要受伤,不过受点儿伤换取晏‘艳’有可能连命都丢掉,他觉得还是划算的。只可惜,这火魔‘女’‘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也不是白‘混’的,不会干出脑袋一充血就什么都不考虑的事情。不过,如果晨宁要是知道他把晏‘艳’差点儿给直接气死的话,估计也会恶劣的狠狠的嘲笑一番。

托沙的事情暂且算是告一段落,虽然中间晨宁跟芙拉萝蒂在意外之中有了那么片刻的‘激’情,但是清醒过来的晨宁却对这段感情感觉到有些头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芙拉萝蒂不是那种体态风‘骚’引人犯罪的类型,但是那一张有些娃娃脸却很漂亮、身材不高挑却又有一对硕大的凶器,虽然类型不同,但是这姑娘绝对算的上是一号美‘女’了。要说晨宁在芙拉萝蒂投怀送抱的时候半点儿不动心、完全是被负面情绪宠坏脑袋才做下的事情,那也有点儿太高看他了,他既不是太监,又当不成柳下惠。

但是他仍然会苦恼,明明心里有林紫彤了,怎么还能去招惹别的‘女’人呢?晨宁心里稍微有点儿负罪感,只不过还好芙拉萝蒂只是托沙世界的原住民,让晨宁那种脚踏两只船的负罪感减弱了不少。

其实男人都是这样一副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更别提晨宁,碗里的还烫得很,根本动不了嘴,锅里的就自动跑到了他的饭勺里。都是‘色’中饿鬼,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吃?

只是当汽车停在了两人合租的别墅外的时候,晨宁还是会感觉到有点儿心虚。以往每次位面穿梭旅行完毕之后,他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林紫彤,不过每次林紫彤都因为两个人位面穿梭的时间不同而错开。他今天倒是不太想第一面就让林紫彤给撞上,但是老天好像专‘门’要在这件事情上跟他作对一样,他刚刚一进‘门’,就看见了一身休闲装,显得很慵懒的姑娘正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摁着遥控器转换着电视频道。

要是往常,晨宁肯定就咧开嘴,上去死皮赖脸的在林紫彤旁边聒噪了。但是今天,他却没由来的有些心虚。

“这次回来的‘挺’早啊,比我都早。”晨宁没话找话的说道,他倒是演技不差,一点儿破绽没漏出来。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准备跟林紫彤随便说两句话,赶紧回到屋子里呆着。林紫彤可不是芙拉萝蒂,没什么人生经验,三两句甜言蜜语就能哄过去,真要跟林紫彤说上半天话的话,哪怕晨宁自诩有奥斯卡影帝的演技,也不一定能从这姑娘的火眼金睛里逃脱。

但是今天倒是奇怪了,往常他从异位面回来的时候林紫彤一般都还没回来;往常他想跟林紫彤搭话哪怕瞎扯淡,林紫彤都不愿意搭理他。但是今天,怎么一切都反过来了一样?

“这次的位面事件没什么进展,拖了一下时间,准备过几天再去解决。你先别急着回屋,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晨宁看着林紫彤那张向来淡然,今天却显得稍微有些严肃的面孔,心里就是一突,一种犯罪分子马上要被警‘花’姐姐提审的感觉充斥在了心头。

中午就先放一章上来,下午和晚上还会有更新,今天五更不变!

林紫彤有些狐疑的看着晨宁,她总感觉到晨宁今天有些奇奇怪怪的,具体什么地方奇怪,她说不出来,可就是感觉跟平常给她的感觉有点儿不一样。

第一时间更新《穿越古代自救攻略》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基金会大游戏

城主倾城

地球被我卖了

漫漫

月陨传说

香菲子

先干为敬的意思

路七夕

汽车保险stp分析

风车老江

婚外情这东西

咕咕鸽子精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