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万古琴皇》最新章节。

眼前光影一暗,一只冷冰冰的刀刃已经横上她的颈动脉。

该死!

裴云轻心下暗骂。

果然,力量还是她的弱项。

对方的身体重重地压过来,半空中升起浓烈的血腥味。

“反应不错,可惜,力量差了点!”男人的声音有点沙哑,透着几分邪气,“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杀过医生,今天为你破个例。”

男人的语气极是轻描淡写,仿佛杀人于他,不过就是碾死一只蚂蚁。

“等等!”裴云轻急语。

“我对你的遗言没有兴趣。”

男人握刀的手压紧几分,刀锋已经切开她的皮肉。

“你身上有大量出血,我可以帮你处理伤口。”

她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身上那浓郁的血腥味告诉她,他受了伤而且很严重。

一个受伤的人到了医院,没有去急诊,很明显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眼下,只有先稳住他,然后再想办法制住他或者逃脱。

对方似乎是动了心,没有再加重刀刃上的力量,抬臂抓住她的腕,一把将她拉到办公室一角。

“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我需要工具!”

拉着她蹲下身,男人的右手刀刃依旧在她的颈上,左手轻轻一推,将一个处理包推给她。

裴云轻迅速打开处理包,从里面抓过一把止血钳。

“我需要灯光,要不然,看不清子弹的位置。”

“不必!”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掌,按在自己胸口,“子弹卡在第五和第六肋骨之间。”

他的手掌上有一层薄茧,与唐墨沉的手很像,那样的茧子是只有长年摸枪的人才会长的。

这样的人,还带着枪伤……

他到底是什么人?

裴云轻错愕抬眸。

月光透进来,映在他的身上。

男人身形高瘦,身上深色的帽衫已经被血染成暗黑色,胸口处的血洞还在向外淌着血水。

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突然向她倾过身,近在咫尺地对上裴云轻的眼睛。

“不要试图损坏我的心脏,在此之前,我会先割断你的颈动脉。”

房间里,只有淡淡的月光,因为足够近,裴云轻勉强可以看清他的脸。

帽衫的帽子压得很低,医用口罩遮住口鼻,她只能看到他的眼睛,男人的瞳孔是如月色一般的银灰色。

片刻的惊讶之后,裴云轻很快镇静下来。

“我去帮你拿麻药。”

“不需要。”

她假装着关心,“这样的疼痛你会受不了的。”

男人不为所动,“少找借口,要么帮我取子弹,要么死。”

哼!

那就等着疼晕过去吧!

裴云轻懒得再说话,伸手扶住他的胸口,摸索到他身上的弹孔,将止血钳伸进去,突然把手一偏,故意向旁边的肌肉用力捅过去。

如果是普通人,早已经疼的受不了,甚至有可能会疼晕过去。

男人抵在她颈动脉上的手,却连颤都没有颤一下。

裴云轻暗自心惊。

这家伙对疼痛的承认力,也太变态了吧?

原本想着,只要对方吃疼分心,稍稍放松,她就可以逃出他的禁锢。

哪想到这样的疼痛,他都毫无反应。

抬手抓住她乱捅的右手,男人手腕轻转,将止血钳调整到正确的方向。

止血钳碰到子弹,发出一声轻响。

“在这儿!”

裴云轻不好再乱来,只好用止血钳夹过弹头。

弹头夹在两根肋骨之前,她一只手掌竟然没夹出来。

无奈,她只好两手握住止血钳,用力向外一拉。

用力过猛,整个人都跌坐在地,感觉着颈间男人的刀离开,裴云轻起身欲逃,男人的身体重重地压过来,将她扑倒在地板上。

这家伙还是人吗?

伤成这样,还能有这么快的反应和速度!

她抬手挥起止血钳刺向对方的脸,却被他抓住手腕按在地板上。

指尖碰到地上的一物,裴云轻抬手握在指间,抵在他的咽喉。

“这次,别动的是你!”

男人突然低笑出声。

“你是女的。”

裴云轻一怔。

随后就明白过来。

第一时间更新《万古琴皇》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九幽冥尊

朝鲜蓟在中国叫什么

过路的风子

死神列车

永罪诗人

傅先生视她如命

皇家子弟宾

开局奖励一百亿

紫流连

皇上没羞

飞卷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