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ightterrorrecording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请不要叫我皇后》最新章节。

“十六岁那年我们从越凤回家探亲,爹爹打发我去水井坊,却留了你在书房里。我中途折返,那些话,我都听到了。”

梅非的脸,一点一点地泛了白。

“我们参加武林大会之后,你便拉着我回了越州,也不让我跟各大门派的人交往。这一切的原因我都知道。还有,为什么你虽然喜欢容师兄,最后却还是放弃——这些,都是因为我,对么?”

梅隐握着她的手,轻言细语。“小非,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

“不可能……”梅非呆愣着,似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爹爹怎么会不知道你在外头偷听?以他的谨慎,如此重要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泄露出来……”

“小非,你还不明白么?”梅隐微微蹙了眉,眼神灼热。“爹爹那是顺水推舟,让我知道了真相。他放心不下你。”

梅非摇着头,不能接受。

“一年前,爹爹临终之前跟我说,阿隐,照顾好小非。”梅隐的手紧了紧。“他说的是小非,而不是姐姐。爹爹他把你托付给我了,小非。”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爹爹临终前的布局——”

梅非忽然反应过来。爹爹临终前的布局虽然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却依然心有不忍。他希望她能在这局成事之后得到相应的补偿,他希望阿隐能照顾她,甚至能让她成为他的妻子。

“小非,爹爹临终前究竟布了什么局?”梅隐见她沉默不语,不免有些焦急。

&&&&&&&&&&&&&&&&&&&&&&&&&&&&&&&&&&

路人甲日记:

真是冤孽哟。

不知道我这老婆子是得罪了那一路的高人。

话说那日,我好好地在桥边卖香囊。有个长相很温和的年轻公子大发好心把我的香囊全给买走了。

我那个高兴啊。道是碰上了冤大头,咳咳,不,是好心人。

谁知道第二天早晨我提着香囊再去卖的时候,居然发现桥上到处都是免费赠送香囊的人,这香囊跟我做的那些一摸一样,甚至有的还更精美些……

这下子好了,有免费的,还有谁会花钱买?

我问了问旁边几个卖小玩意儿的贩子,居然跟我一样,也是前一天有个年轻公子买了全部的东西。第二天,便出现了大批的相同模样的东西,全都开始被免费赠送了。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三日……

三日结束的时候,怪事出现了。一个衣裳上绣了桃花的俊俏公子哥儿来到我这摊子上,说了一句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话。

“大娘,做生意要厚道,知道了么?”

&&&&&&&&&&&&&&&&&&&&&&&&&&

二十五章 幽里奇遇

“阿隐。”梅非反握住他的手,凤眸凝肃。“既然你知道了你的身份,你就该知道你应当做的事。如今大局未定,你只能隐忍。”

“我明白。”梅隐点点头。“小非,你放心。我不会乱了方寸。这些年我不也这样过来了么?”

“好。”梅非松开手,转身踱了两步。“阿隐,虽然我们没有血脉之亲,但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拿你当自己最亲的弟弟。爹爹过世之后,你便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之间是姐弟之情,不是男女之情,你万不可将之混淆,误了自己的终身。”

“小非,我不——”梅隐急着辩驳,却被梅非止住。

“阿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有些事我也该告诉你了。陶无辛是这局中人,而我这一次跟他回西蜀,的确是为你做一试探。假如三个月之后我还没有任何消息传给你,你便到越凤山找师父。我将一封信和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保存在他那里,你看了信,自然就明白了应该做什么。”

“小非,我要跟你一同去西蜀。”

“不行。”梅非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西蜀情况未明,我们不能同时陷在那里。阿隐,我会小心照顾自己。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自己全身而退。”

“如果你不能呢?”梅隐双眉紧锁,看着她的眼,不放过丝毫的异样。

“如果我不能,你也可以想办法来救我,这总比我们两个都陷在那里的好。”

“为什么不是我去?”梅隐抿了唇。“小非,我怎么能让你为了我冒险?”

“因为我是你的姐姐。我要保护你。”梅非的眼神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坚决。“阿隐,我决心已定,若你还念着我们的亲人情分,便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小非。”梅隐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开了口。“难道我们不能过普通人的日子?”

“阿隐,你放得下么?”梅非转身,看着北边的那片云彩。“灭族之仇,掠国之恨,百姓颠沛流离之苦,还有本属于你的那些东西,你真的能放下么?”

梅隐犹豫了一下子,眼中渐渐升起红色的浓雾。

“大夏国如今四分五裂,诸王蠢蠢欲动,战事已是难免。我们无论在哪儿,都逃不过这场浩劫。既然如此,不如让我们主动握住这支战旗,重新收回属于大夏的江山,夺回那些属于你的东西。”梅非的双眸亮得叫人移不开眼。

“小非……”梅隐怔愣着。

“阿隐,你注定了要做创世之王。”梅非伸手,轻抚他的脸庞。“让大夏回到从前那个安定繁荣的昌平国度,让四方平定,百姓安乐。”

梅隐抬手按住她的手背,眼中的血雾渐去,清明坚韧。

“我明白了,小非。”

三日之后,梅非跟着陶无辛踏上了前往西蜀的平蜀驿道,而梅隐则返回了越州。

姐弟俩两个方向,回头时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含义无限。这是他们自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分离。从此之后,他们将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坚韧成长。

梅隐策马前行,手

中紧紧地握着那只金黄色的香囊,没有再回头。

平蜀驿道是前夏安帝在位时所修的官道,从平阳出去的这一段路面平坦,两侧都种了白杨,白杨再往外是大片的农田,少有人迹。

“我们为什么不骑马?”梅非放下车帘,看向对面阖了眼似在小憩的陶无辛。

“坐马车比较低调。你想惹人注意么?”他没有睁开眼,只微微动了动嘴。

“低调?”梅非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马车外面这几个人,还叫低调?”

陶无辛不知从哪儿唤出了四名玄衣劲装,腰间配刀的男子,每人跨了匹骏马跟在马车的四周,形影不离。

这四人面容冷峻,又不约而同地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叫人一看就心生畏惧。

“小非,你不知道。如今但凡稍有些家底的人出行,都会带几个护卫。我们这么一来,反倒不会惹人注意。”微醺坐在梅非的身边,手里拿了一把小刀切着苹果,见梅非这么一问,他便好心地解释。

陶无辛的燕眸挑开一条缝,往微醺那瞟了瞟,又重新闭上眼,笑了一声。

“明白了么?”

梅非依旧丢给他一个白眼。

陶无辛气定神闲地开了口。“我早说过你这样子实在是丑得厉害。”

“陶无辛,你是不是有第三只眼?”梅非皱着眉凑过去盯着他看。

第一时间更新《请不要叫我皇后》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帝锦

二瑞叔

妖狐媚天下

笛果果

山上的小屋简介

五帝天将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大侠陈

无图可配的心情图片

湘见川

殷夫写给兄长的家书

粉小单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